早晨打開電腦上網,在噗友【老王】的噗文中看到吳念真導演製作的短片
描述台灣女人的故事,雖然不過短短5分鐘,但情感卻是細膩豐富

片中描述重男輕女,我想起父親的一位老同事-阿英伯
阿英伯家裡生了四個女兒,一直拚到第五個孩子才生出男生
每每在外的飯局上頭,總是看到夫妻倆帶著小男孩,而從沒見到過女孩們
那時候只常聽大人們說「阿英啊!恁厝裡有四個桌腳,一個桌面」
小時候不知道大人說的是什麼意思
隨著年紀增長,慢慢了解字語裡的涵義,很貼切,也有點無奈

傳統重男輕女的觀念,弄璋?還是弄瓦?在今日已經沒那麼在意了
或許是因為少子化的關係吧!長輩能有孫子共享天倫,入土後的香誰來插也沒別那麼要求了

看完影片之後,我的腦海中立即浮出外婆的形影
影片中有一幕媽媽吃魚尾巴與兒子對話,與拿香拜拜配合口白的片段,令人鼻酸

我想起阿嬤(我都管外婆叫作阿嬤)確實只吃魚尾巴跟最後沒人要(會)啃的魚頭
每當家族過年、生日聚餐時,阿嬤總是叫子女們先吃最嫩的魚肚肉與最有彈性的鰓邊肉
然後,媽媽再將部份的魚肚肉、鰓邊肉挾到我的碗裡,做母親的總是把最好的留給子女

我的阿嬤跟很多年過八旬的阿媽一樣,很傳統地在名字前冠了夫姓
但卻在我母親3歲時守寡,我的媽媽是家中最小的孩子,前面還有二個哥哥、三個姊姊
家中失去父親的時候,最大的哥哥也才15歲,唸初中的年紀

在我的印象中,我的阿嬤的確像片中所描述的台灣女人很像
端午作粽、過年作糕 ,全部從買糯米開始到最後的成品上桌,很能幹,也很認命 
阿公過逝後,阿嬤平時在新竹三廠賣菜討生活,端午賣粽、過年賣糕,就這樣養大了六個孩子
每個孩子也都各有所成,老年後子女們讓她走遍半個地球去遊覽(我很羨慕阿嬤有看過長江三峽)
外國的月亮並沒有讓她覺得比較圓,她仍是個十分虔誠的信徒
每天清晨步行20分鐘到新竹最大的天公壇,每年參加媽祖全台繞境,三拜九叩
在那個還有高中聯考的年代,阿嬤帶著一起跪在神明前
用餘光看著阿嬤青筋浮現的手背,拿著香的嘴巴唸唸有詞
我聽不清楚,但或許就像影片中所說的吧!

「 你們一世人三支香拿上手
    求的都是厝內翁婿大小平安順事
    在神明面前
    你們不曾提過自己的名字
    只要別人可以快活 
    那就是你們最大的安慰 」 

我的阿嬤已經在6年前去逝,命運諷刺的安排,讓她在早上拜拜完的回程發生車禍過逝
一輛左轉彎的休旅車,龐大的A柱阻擋了他的視線,也阻擋他上班的路程,阻擋出天人之間的距離

那時的我在南部準備考研究所,或許距離與忙碌讓人忘記悲傷
卻在一次電台裡不小心聽見蕭煌奇剛出的新專輯-阿嬤的話,一個人在K館哭的像個孩子

電影【父後七日】片尾有一段台詞這麼說著…

「 是的,我經常忘記,於是它又經常不知不覺地變得很重。
    重到父後某月某日,我坐在香港飛往東京的班機上,看著空服員推著免稅煙酒走過
    下意識提醒自己,回到台灣入境前,記得給你買一條黃長壽。
    這個半秒鐘的念頭,讓我足足哭了一個半小時。直到繫緊安全帶的燈亮起
    直到機長室廣播響起,傳出的聲音,彷彿是你。你說:請收拾好您的情緒,我們即將降落。 」

此文獻給我最愛的阿嬤 莊葉月蘭 女士

印刻01    Plurk this!

Mayaroa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