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間咖啡館 

 

      那天下午陽光燦爛,三個女孩分別坐在咖啡館的三個角落裡,吃著便當啃書。那是個純真非常的年代,但不代表沒有煩惱,三個女孩時常互相抱怨著考試的繁多,以及爭執著誰唸的書比較少。她們會相約在周日清晨報到,然後默默地屈服於數學地理,有時候坐上一整天也是常事,坐到服務生晚間9點端著小籠包過來,說是送宵夜。那種咖啡館,對女孩而言,並不需要太多的咖啡或蛋糕,基至分不清楚拿鐵與黑咖啡的界線,那樣的年紀,只懂得咖啡香,並且愛!喜歡聞著這種香醇唸書,音樂以及磨豆機的聲音今人振奮。這間咖啡館於是擁了女孩們太多的年輕,她們叫它:「Osiris」,中文叫做奧塞利斯,埃及神話裡的陰間之王。

      那時候還不懂許多酸與苦澀,原來是上咖啡館必備的常識。

      年輕的封面,神秘弔詭得很風流。不是耶穌基督揮舞左手 的最後的審判,不是包青天眉間黑白分明的上弦月;那是奧塞利斯,古埃及的陰間之王。「死後,來到陰間,奧塞利斯將靈魂放置天秤之上,另一端放上羽毛,不使天秤傾斜的靈魂將得永生。」於是女孩一生的志願就是將靈魂倒進咖啡杯裡,攪拌著鴻毛之重。

      但好難,奧塞利斯原來並不是不死的,在女孩畢業三年後正式宣告死亡。失去了奧塞利斯,沒有包青天,更沒有上帝,人們偶爾會用道德與法律的左手,小心求取天秤兩端重量的平衡,試圖接近正義、真理。但女孩不相信道德和法律。

      她只信咖啡。

      相信唯有咖啡的香醇得以讓天使撕開喉嚨,宣告世界的美好。

      那天夜裡月光皎潔,一群人錯落在咖啡館的各個角落裡喧嘩,這間咖啡館很小,過小,以致於太容易讓感情的溫度上升至沸點,囂張在午夜子時,那時候沒有人理會店長的憂心,或者說是沖泡的用心,他們只管笑著,打鬧或咆嘯,沒有矜持,嘲諷端莊,拋下17歲的年紀,女孩依舊擁著咖啡館的年輕。他們叫它:「馬雅烘焙」

      那時候仍不懂許多酸與苦澀,原來是上咖啡館必備的常識。

      但女孩現在懂了,懂得了許多美好原來都必須存在於慘忍與衰敗之中,好證明某些溫柔的殘缺,也許不曾渴望過完整,卻也不曾破碎。

      那仍舊是一間咖啡館,對女孩而言,一如奧塞利斯的永恒一般,不曾滅絕。亦沒有深埋,只是漂流,漂流在天使記憶的海上,擱淺。

印刻01    Plurk this!

Mayaroa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